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559|回复: 4

大选前通过提名巴雷特宣誓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7 16: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选前通过提名 巴雷特宣誓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最高大法官.jpg
美国大选倒数8日,总统特朗普周一(26日)再次迎来一场胜仗,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参议院当日以52票赞成对48票反对,正式确认任命保守派女法官巴雷特,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并于同晚宣誓就职。巴雷特进身最高法院后,保守派大法官人数增至6人,自由派大法官只余3人,进一步扩大保守派势力。民主党籍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形容,共和党任命巴雷特将成永不磨灭污点。

参议院赶及在大选前「闪电式」通过巴雷特的提名,所有民主党议员投反对票,缅因州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是唯一倒戈的共和党人。巴雷特是特朗普任内第3位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特朗普签署任命书后,她在白宫宣誓就职。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表决前称:「我们为国家前途作出重要贡献。」他亦提到,共和党过去4年所做事情,迟早会在下届选举被推翻,确认任命可令民主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做太多事情。美国传媒引述消息指,白宫考虑在表决结束后,于周一较后时间或周二(27日)为巴雷特举行宣誓就职仪式。

自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博格上月18日去世后,巴雷特仅相隔30天左右就获确认任命。民主党人忧虑,巴雷特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会中止「奥巴马医保」,也会推翻保障妇女堕胎权的《罗诉韦德案》。

源自东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7 22: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获参院批准后 巴雷特宣誓就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jpg
  在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主持宣誓后,特朗普总统与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站在在白宫蓝屋的阳台上。(2020年10月26日)

  美国国会参议院星期一(10月26日)晚以52票对48票批准联邦上诉法院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随后不久,巴雷特在白宫宣誓就职。

  来自缅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加入了参议院全体民主党成员一边,对确认巴雷特出任大法官投了反对票。科林斯说,她不投支持票是因为下星期就要选举总统了。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至少150年来,还没有任何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在记名的表决期间在没有得到任何少数党成员的支持下获得确认。

  最高法院有九名大法官。巴雷特是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的第三位大法官。她将使最高法院在意识形态方面向保守派重大倾斜。保守派大法官将拥有六比三的优势。

  当晚,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白宫举行的仪式上主持宣誓,巴雷特宣誓就职。

   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2.jpg
  在特朗普总统注视下,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主持宣誓仪式,巴雷特宣誓就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2020年10月26日)

  民主党人争辩说,选择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决定应当由总统选举的胜者做出。民主党人说,2016年初,在那个选举年,共和党人在最高法院空缺席位的问题上就采取了这样的立场。当时,民主党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但共和党人拒绝考虑。

  星期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推动巴雷特的提名时说:“参议院正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们正在把这项提名向前推进。”

  美联社报道说,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称这次表决“非法”,是“一个绝望党派的最后挣扎”。

  巴雷特有可能审议与特朗普有关的选举纠纷,不过,她是否会因为自己是特朗普提名的人选而回避,目前还不清楚。两星期前,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确认听证会上,巴雷特被问到是否会回避有关延长选民邮寄选票的最后期限以及其它两党争议问题的法庭听证,她拒绝回答。

  巴雷特几乎肯定会参加11月10日最高法院有关是否废除美国《平价医疗法》的新诉讼的听证。特朗普试图推翻这部法律。

  这部法案在前总统奥巴马推动下于2010年通过,俗称“奥巴马医保”。这项法案帮助为数百万美国人提供医疗保险。目前,在美国新冠病毒病例激增之际,“奥巴马医保”的存废是很多人所关注的问题。

  长期以来,共和党人争辩说,“奥巴马医保”让纳税人花太多的钱,让政府对医疗有太多的控制。2017年,共和党人主控的国会废除了这部法律中要求有支付能力者必须购买医疗保险的条款。共和党人如今希望最高法院宣布整部法律无效。他们说,没有了那项强制购买医疗保险的关键条款,法案的其余部分就站不住脚了。

来源:VO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7 23: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选前闪电确认大法官凸显共和党的政治算计


三权分立的美国,行政和立法权力更新之际,突然出现司法这一分支的权力空缺,顿时让华盛顿乱了阵脚。巴雷特的任命必然会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导致两党政治极化态势愈发严重。

这种极化趋势自本世纪以来就一直存在,奥巴马执政后开始升级,特朗普执政又加速了这一趋势,导致政治生态不断恶化。伴随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张和国会撕裂,现如今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也越来越意识形态化。三权制衡所保证的公正与民主,很难得到保障。

一旦最高司法机构的内部微妙平衡被打破,三权之间的制衡就很容易被党争所绑架。因为在极化党争背景下,大法官提名人选更多呈现意识形态分野,促使最高法院逐渐倾向于为一方政党利益而服务,或成为一党主导的司法机构,进而背离美国民主初衷。现在的共和党很有可能借助当前权力优势,争取对三权制衡的民主体系带来不可逆转的改变。

四年来,每当涉及到税改和法官任命相关的党派利益或意识形态之争的时候,共和党总是能够团结在特朗普周围。这尤其体现在通过税改和提名法官方面。比如,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200多位联邦法官,而且多数都是反对堕胎的保守派,且白人男性居多,预计会影响未来数十年美国司法判决。这也侧面反映出特朗普的白人至上主义倾向。

但对于特朗普多次冲击宪政底线和种族主义倾向,共和党整体保持迁就姿态。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过程中,特朗普无视科学、隐瞒病毒严重性、拖延疫情防控,并借州权和联邦权之分为疫情失控推卸责任。很多共和党参议员不但没有建言劝阻,反而配合特朗普将病毒政治化,视民主党和中国为共和党共同的敌人。但凡共和党在疫情防控方面能够有推进大法官提名的这种紧迫感和精气神,当前美国的疫情也不至于如此严重。

巴雷特上任后,接下来最高法院有关北卡莱罗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延迟邮寄选票计票时间的裁定,必然会有利于共和党。目前,最高法院已经裁定,拒绝推迟威斯康星州大选邮寄选票计票时间延长6天。这就是共和党人的一种胜利,目的就是为了打压选票。


来源:香港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8 08: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凡人 于 2020-10-28 08:32 编辑

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通过任命...然后呢?


26日晚间,美国参议院以「52票赞成:4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Amy Barrett)任命、并同日宣誓就职。
【2020. 10. 27 美国】

压倒性的保守意见: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通过任命...然后呢?

「美国司法与政治的的乱斗衝刺...才正要开始?」美国参议院26日晚间以「52票赞成:48票反对」的多数结果,在2020总统大选的最后倒数8天前,通过任命、并同日宣誓就职由川普总统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Amy Barrett)。自此,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立场比例,将进入保守派压倒自由派的「6:3」绝对优势。川普派意见认为,巴雷特的即时就任,将有效并公正地处理下周大选中,争议不休的邮寄投票时效、甚至是可能的「大选验票」问题;但民主党方面则群情激愤,除了控诉川普与共和党国会明明有任期伦理问题,却仍强行加速、死命在选前通过争议的大法官人选,因此担心最高法院「压倒性保守化」的民主党人,也以健保、妇女堕胎选择权...等未来释宪问题为号召,力求选民出来投票制裁共和党,党内进步派亦重新打出了声势强大、但却极度争议且古老的反击对策——「扩张大法官席次。」

▌前情提要:〈决战美国大法官提名:你的「自由」对上谁的「保守」?〉

在26日的参议院任命表决中,国会两党都各自进入了总动员的状态——民主党少数党党团的47名参议员全部投下反对票;共和党多数党党团的53名参议员裡,只有一向支持妇女自主堕胎权选择的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今年要连任选举,但民调落后民主党对手)跑票反对,其他52人一致同意巴雷特的大法官任命案。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比例将进入保守派压倒自由派的「6:3」绝对优势时代。 图/欧新社

参议院迅速过关后,巴雷特也随即在川普总统夫妇与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兹(John Roberts)的见证下,在白宫南草坪宣誓就职——48岁的巴雷特自此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女性联邦大法官;只担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3年的他,也是过去30年来美国任命「最资浅」的大法官。

巴雷特过去是已故的传奇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助理,在宪法见解上也是极为保守的「原旨主义者」(Originalism)——意即认为宪法的解释,应该回归开国元勳们对「宪法文本的意义」作忠实诠释,而不认同自由派「与时俱进」的扩张性诠释,「若有时代争议应考虑增修宪法,而非期待最高法院大法官冒险『逾越宪法所赋予的界线』。」

2020年9月18日,美国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BG)因癌症逝世,遗留的大法官悬缺迅速引发了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激烈对抗。民主党阵营认为,大法官为终身职,由总统提名、参议院表决任命,显见其遴选过程中「间接民意授权」的重要性,可是目前美国正迎来2020大选,因此民主党主张川普政府与共和党应该尊重政治伦理,「推迟提名」直到选举后由新政府决定;但共和党与川普确认为,法律上并没有规定选举前、甚至将卸任的总统不能参与大法官提名——儘管相关的「政治伦理民意说」曾是共和党狙击欧巴马提名人选的理由——因此川普总统的提名时机「就该案照程序行事」。

儘管共和党政府强调「提命程序一切依法办理」,但无论是参院司法委员会、还是参议院任命表决,都在共和党团的「加速总动员」之下,于短短14天内就衝刺完成。过程中,像是争议的堕胎权解释见解、个人司法资历、大选验票....等等问题,国会都没有足够的时间作细部检视,最终就让巴雷特抢在大选前8天就职。

共和党与民主党方面都承认,巴雷特的加速就职,应该与2020大选可能遭遇的「验票争议」有关,由于武汉肺炎疫情肆虐与爆炸增温,今年美国选举的提前投票、邮寄投票数,可望创下史上最高纪录。但各州的邮寄票务规则与计票时限并不相同,因此许多意见也担心美国很可能重演2000年「小布希对高尔的佛罗里达验票案」一样,最终由最高法院来确认「验票程序」与「哪些票种才算合法」——不过儘管保守派的巴雷特上任,也并不等同于新任大法官就有义务或倾向,必定会支持对川普胜选的有利立场。

不过,无论是参院司法委员会、还是参议院任命表决,都在「加速总动员」之下于短短14天内就衝刺完成。像是争议的堕胎权解释见解、个人司法资历、大选验票等问题,国会都没有足够时间作细部检视。 图/路透社

美国舆论对于巴雷特的任命反对,主要分为「程序伦理争议」与「妇女堕胎权可能会因巴雷特的出现而遭推翻」。儘管就眼前可预期的状况而言,巴雷特带来的「6:3」保守派优势,主要针对对象仍以2020可能的选务争议为主;选举过后一星期才会接续判决「欧巴马健保」争议与众议院申请调阅川普「通俄门」资料...等重大案件。但由于美国大法官是终身职,川普任内又以连续任命3名保守派大法官,因此色彩强烈、但任命审核又只在国会跑了两个星期的巴雷特,未来预计也将成为「持续影响美国宪政秩序30年以上」的关键人物。

假如共和党与川普在11月3日的大选中取得连任大胜,巴雷特大法官的任命争议将自此「合理平息」;但如果美国选民最后抛弃了川普与共和党的多数国会,巴雷特任命案的伦理裂痕可能会被进一步放大,因此全力衝刺选情、并也明白表态要以「大法官事件」为催票工具的民主党阵营,在巴雷特宣誓就职的同时,也极力串联起了政策连署「扩张大法官席次」(#ExpandTheCourt)。

根据美国〈1869年司法法〉的规定,最高法院将以「9人大法官」为组成,此一数字之后不曾更动,儘管《宪法》之中并没有特别规定或要求「必须是9人」的理由。然而在1937年小罗斯福总统(FDR)任内,为了带领美国走出经济大萧条的种种《新政》(New Deal)政策,都遭到最高法院违宪狙击,于是罗斯福总统才针对性地推出了司改提案,意图以「增加大法官席次」的方式,来施压并逆转最高法院裡的保守派见解。

儘管罗斯福总统的「增席提案」最后没有成功,但在极为明显且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仍间接鬆动了当年最高法院对于《新政》的反对。然而此一作法却涉及了政治干预司法与美国敏感的宪政伦理问题,因此自罗斯福总统之后,后续总统就不再主动提出增席想法。

川普任内连续任命3名保守派大法官,因此色彩强烈、但任命审核又只在国会跑了两个星期的巴雷特,未来预计也将成为「持续影响美国宪政秩序30年以上」的关键人物。 图/欧新社

直到2018年川普总统提名了保守派的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担任大法官时,许多反对派意见就以「卡瓦诺年轻在学时曾涉嫌性侵女性」为声讨檄文,全力阻止并谴责卡瓦诺加入最高法院。儘管全案仍在严重撕裂、但指控真相却无法查明中过关,但民主党的进步派与年轻派系,却都再度提出「最高法院增席」的司改政见,试图逆转并抵销总统任命终身制大法官「不可逆的宪政影响力」。

「#扩增最高法院」的司改政见,主要是在民主党总统初选中,由两名女性参选战将——「老左派」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与没那麽进步后来却担任拜登副手的贺锦丽(Kamala Harris)——大力主张。其主要的想法就是要修法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9人编制,增加到11人、或13人,并让「重返执政的民主党政府,有机会追加提名2、4名自由派大法官」,稀释或抵销掉「川普系大法官」的单兵影响力。

儘管相关讨论颇受民主党年轻的进步派欢迎,但华伦与贺锦丽「增席政见」的基本前提却是「民主党完全执政」——假若川普连任,川普本人并无意扩张最高法院人数(儘管这会让他的提名影响力,进入史无前例的绝对压倒性);假若国会参议院仍由共和党领先,司改法案也很难有通过司法委员会的空间——因此直到金斯伯格死亡、巴雷特被提名之前,「扩编最高法院席次」的讨论,都没有进入选战草根的舆论激辩。

但比较微妙且特别引人注意的是,「扩增大法官席次」的主张,虽有贺锦丽此一重量级要人的曾经背书;可最终被提名唯总统候选人的拜登,却始终迴避闪躲,一方面谴责川普提名巴雷特的程序争议、但另一方面也不愿意接过烫手山芋提出解决见解。此外,民主党进步派的旗帜人物——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更曾「公开反对」最高法院的增席政见。

「民主党今天扩编2员大法官,改天共和党执政...不是也能回敬4人?单纯硬拚数字,最后只会恶性扩编,根本无法解决宪政问题。」

桑德斯认为,最高法院日渐恶化的「保守进步派之争」,其根本原因仍与「大法官终身制」的不可逆状态相关。因此与其增加人数,以政治性理由来稀释最高法院的质量,真正治本的结构性改革还是得回头斟酌「是否该设定大法官任期上限?」,甚至可以考虑以「轮值遴选」的方式来开放最高法院与联邦上诉法院资深法官之间的定期互换。

然而随著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中的落败,党内进步派的声量也逐渐从资深参议员,快速移转回众议院裡以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奥玛尔(Ilhan Omar)...为代表的「进步派四人帮」。但在巴雷特宣誓就职之后,AOC等人也迅速发出声明,全力支持并施压拜登竞选团队:「扩编最高法院」已成为一解,否则无法阻止保守派在后川普时代的继续的进击。

不过对此,无论是一直不愿正面表态的拜登,还是曾经主张扩编、但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后就迴避积极说法的贺锦丽,目前都没有对「扩张大法官提名」的进步派诉求提出切确承诺与回应。

转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8 08: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高法院巴雷特大法官,会如何改变美国?

最高法院巴雷特大法官,会如何改变美国.jpg
巴雷特以才思敏捷著称,曾就读于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学院。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进入最高法院的决定并不太出人意料。

巴雷特长期担任学术职务,是一名上诉法院法官,育有七名子女,一直是最高法院席位的热门人选。

作为现任总统,特朗普有权选择提名人选。据报道特朗普曾说过,他一直在为这一时刻“留着她”——在年长的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后,固定成员为九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出现了一个空缺。

特朗普只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便迅速将48岁的保守派法官巴雷特送上提名流程,如今她已经在一个参议院委员会面前完成了四天的确认听证会。

美国时间本周一,参议院全体议员对她的任命进行投票,参议院以52票对48票赞成,批准了对艾米·科尼·巴雷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

这是特朗普在大选前让最高法院整体倾向继续向右倾斜的一次机会。大选后,特朗普或许会失去权力。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特雷(Jonathan Turley)认为,由巴雷特法官在持枪权和移民案件上的记录来判断,金斯伯格过去投票有多左,巴雷特在最高法院的投票就将会有多右。

“在最高法院历史中,金斯伯格是最有一致性的自由派投票记录拥有者之一,巴雷特也有着同样的一致性和承诺,”他表示。

“与一些提名人选不同,她不是正在成型中的法官。她是一个最后‘可交付’保守派选票的人。”

而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局面和她手中的一票,可以对接下来的几十年起到影响,尤其是在堕胎权和“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也称为‘奥巴马医改’)等争议较大的议题上。

巴雷特法官在堕胎及同性婚姻方面的法学意见与言论让她收到了宗教右派的欢迎,但也遭到了自由主义者的强烈反对。

但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多次强调,她的信仰并不会影响工作。

巴雷特法官与她的丈夫杰西(Jesse)居住在印尼安纳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她的丈夫此前是一名联邦检察官,目前在一间私人公司工作。他们夫妻二人有七名子女,其中两名领养自海地(Haiti)。她自己还是七名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大的。

巴雷特以才思敏捷著称,曾就读于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学院,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并曾经担任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法官助理。她曾评价斯卡利亚为当时最高法院中“最坚定的保守派”。

与她的导师斯卡利亚一样,巴雷特也是一名原旨主义者(originalist)。原旨主义认为,法官在解释宪法中的词句时需要以原作者们创立宪法时的原意出发。

许多自由主义者反对这种严格的方式,他们称必须要有与时俱进的空间。

在参议院听证会期间,巴雷特试图淡化外界对她拥有党派或个人观点的说法,她表示:“法官必须根据法律被书面写下的形式,而不是以法官希望法律被书写的形式运用法律。”

巴雷特法官同时还表示,“政策决定和价值观上的判断”应该由选举产生的政客们作出,而非最高法院的法官们。

但几乎没有民主党或共和党人相信,她在最高法院除了是一名一贯的保守派成员外会做更多。

围绕最高法院的较量

在巴雷特法官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圣母大学母校圣母大学担任教授,她还多次被选为年度教授。她的学生戴恩·卡萨瓦(Deion Kathawa)今年稍早时间上了她的一门课,戴恩向BBC表示,巴雷特受学生欢迎,因为她让所有人都参与讨论。他认为,巴雷特“让气氛和谐、文明、思想公正、才思敏捷,且致力于我们宪法所保护的法治精神”。

而她的另一名学生向新闻网站WBEZ表示,“我感觉有些矛盾,因为……她是一名很好的教授。她从不在课堂上讨论政治……但我完全不认同她的意识形态。我不认为她会对这个国家和最高法院带来好处。”

2017年,巴雷特获得特朗普提名出任上诉法院法官,在位于芝加哥的第七巡回法院工作。她定期在法院与家之间通勤,这需要花费超过一个半小时时间。她的一名朋友曾向《南本德论坛报》(South Bend Tribune)透露,巴雷特习惯早起,通常在4点到5点之间起床。“这是真的,”圣母大学教授保罗·卡罗扎(Paolo Carozza)表示,“我在那之后不久便会在健身房看到她。”

卡罗扎教授见证了巴雷特法官从学生走向老师再走向首席法官的一路历程,对她评价积极。“这个圈子又小联系又紧密,所以我在社交上也认识她。她是一个普通人,热情,善良。”

最高法院巴雷特大法官,会如何改变美国2.jpg

在巴雷特法官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圣母大学母校圣母大学担任教授,她还多次被选为年度教授。

卡罗扎本身也有宗教信仰,他认为质疑一名候选人他们的信仰是否会干预工作是合理的做法。“但她已经强硬地回答了那些问题……我担心她现在已经沦为一个意识形态上的被嘲讽的对象,这让我感到痛苦,因为我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多彩且体贴的人。”

在巴雷特上诉法庭法官的确认听证会上,她曾与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有过一次争议极大的对话,范斯坦当时表示担忧,担心她的信仰可能影响她对法律的看法。“教条在你内心喧嚣,”范斯坦以指控的语气表示。挑衅的的天主教徒们之后将这句话的英文“The dogma lives loudly within you”以玩笑的语气印在马克杯上。

巴雷特法官曾在许多场合为自己辩护。“我需要强调,我个人的教会所属或者我的宗教信仰并不会影响我履行作为法官的职责,”她曾经表示。

然而她与一个保守派基督教信仰团体“赞美的子民”(People of Praise)的关系被美国媒体讨论诸多。LGBT群体发现这个团体网络中的学校指出,性关系只应该在异性恋已婚情侣之间发生。

LGBTQ发声团体“人权战线”(Human Rights Campaign)对巴雷特的确认表示强烈反对,称她为“对LGBTQ权利的绝对威胁”。

最高法院巴雷特大法官,会如何改变美国3.jpg

图像来源,REUTERS  田纳西州孟菲斯罗德学院名人堂悬挂的最高法院提名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照片(右)。

主张人工流产为合法的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拒绝就巴雷特法官单独进行评论,但他们表示,任命任何新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都会“对性与生育健康及权利带来毁灭性的破坏”。

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个终身职位,为了得到这一席位,巴雷特法官仍需通过艰难的确认听证会,民主党参议员们会采取强硬立场,提出许多他们选民的担忧。

特雷教授认为,从巴雷特在充满敌意的上诉法院法官听证会上表现出的“文明而坚定的态度”来看,她得到这一席位没有任何悬念。

“她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镇定和控制能力……她(上诉法院)的确认听证会是最高法院听证会的一次演练。她早已是大型比赛的玩家了。”

B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0-12-5 00: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